表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表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第13节终成霸业【求医】

发布时间:2021-01-14 17:05:27 阅读: 来源:表面厂家

庄王杀了夏征舒,查清了陈国的府库版图,灭了陈,把陈地变成了楚国的一个县。任命熊婴齐为陈公,留守陈地,陈国大夫辕颇等人,一律随军去郢都。楚周边的这些小诸侯国听说陈国被“消了号”,吓得都到楚国来朝贡。生怕有一天陈国的命运轮到自己头上。

庄王回国文武群臣都来道贺,惟有大夫申叔时,到齐国出使没有回来。庄王心想:申叔时回来也一定有一番称贺的说辞。可申叔时回来了,汇报完出使的情况什么 也没说就辞朝回家了。庄王让内侍传话给他:夏征舒逆礼弑君,我讨伐并杀了他,把陈国变成了楚的一个县,大家都来道贺,惟有你一句好话没有,难道你不赞成我 这么做吗?

申叔时听了传话,就随传话使者来见楚王,请求当面说明原因。见了楚王申叔时说:大王您听过“蹊田夺牛”的故事吗?

庄王说:没听说过。

申叔时说:有个人牵着牛从别人的田里经过,踩了人家田里的庄稼。田主人就发怒了,强行抢了他的牛做赔偿。这个案子如果拿到大王这里,您怎么断呢?

庄王说:牵牛踩了别人的庄稼是不对,但踩的并不多,因为这夺了人家的牛做抵偿,过分了!若让我断案,责备牵牛的人并让他道歉就可以了,把牛还给人家。你认为这么断公平吗?

申叔时说:大王断案很公正,但在陈的处理上怎么就糊涂了呢?夏征舒有罪,罪在弑君,而不至亡国。大王讨了他的罪并诛杀了他也就够了,您却灭了人家的国,这与夺了人家的牛有什么分别?这值得称道吗?

庄王一跺脚说: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申叔时说:大王既然认为我说的对,为什么不把牛还给人家呢?

庄王立刻召见陈国大夫辕颇。问他陈的国君现在在什么地方。

辕颇说:当时在晋国,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说完了泪流满面。

庄王看到辕颇的悲伤,也很伤感,就说:我决定恢复陈国,你可以回去迎接国君回国。希望你们世世代代不忘楚恩,不做依北背南的事,辜负了我今天的一番德义之心。又召见了孔宁、仪行父吩咐道:放你们回国,共同辅佐陈君。

辕颇明知道这两个人是陈国的祸根,但不敢在楚王面前把话说透了,只好含混其词地一起向楚王道谢并辞行。快到楚国边境的时候,正好遇到陈侯从晋国回来。

陈成公还算有骨气,听说陈国被楚灭了,不但没退缩,还想冒险来楚国面见楚王分辩是非曲直。辕颇向陈侯转达了楚王的美意,君臣一起回到了陈国国都。楚将熊婴齐早已接到楚王的命令,就把版图户籍和府库一并交还陈的君臣回国去了。

庄王听申叔时的“蹊田夺牛”之说,恢复了陈国,实际是一件逆历史潮流、顺遂旧贵族复古观念的事。孰是孰非,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孔宁回了国,不到一个月,白天里见到夏征舒来向他索命,因此得了神经病,自己跳到水中淹死了。孔宁死后,仪行父梦到陈灵公、孔宁和夏征舒三个人,来拘押他到地狱中对案,睡醒了越想越怕,不久也得了暴病死了。

恶有恶报,善有善报,无论早晚,总有一报。

熊婴齐返回楚国来见庄王,还自称是陈公婴齐,庄王说:我已经恢复了陈国,需要再抢个新的地方来补偿你了。

婴齐就请求想得到申和吕的土地,庄王就准备答应他的要求。这时屈巫说:申地和吕地的税赋,是国家收缴用于抵御晋国入侵的,不应该做为封赏的土地。庄王就没再答应婴齐。

等到申叔时告老回家,庄王却封屈巫为申公,把申地做了屈巫的封地,屈巫这回就没再提不能做封赏土地那档子事,而是欣然接受。从此熊婴齐在内心就有点恼恨屈巫。

公元前597年,庄王因为郑国一直朝贡晋国没有屈服于楚国,就召集大臣们研究伐郑。令尹孙叔敖说:我们讨伐郑国,那晋军必然来救郑,所以非起大兵不可。

庄王同意这个分析,就在做了充分准备之后,尽起三军和两广精兵,浩浩荡荡地杀向荥阳。庄王用连尹襄老为前锋,临出发的时候,勇将唐狡向连尹襄老请求说:郑是个小国,没必要劳动大军去征讨,我愿意领我部下的一百人先走一天为三军开路。

连尹襄老同意了他的请求。唐狡所到之处,拼死搏杀,居然杀败了所有设阻设防的郑军,而且每天都能为后面的大军清除障碍填平场地准备好宿营地,等待大军到来。所以庄王率领诸将一直到郑国国都的郊外,也没有遇到郑军的袭扰和抵抗,也没有因为准备营地让大军误事。

庄王就问连尹襄老,没有想到你老当益壮,能把前锋营指挥得这么好!

连尹襄老说:这可不是我的功劳,是副将唐狡一路力战和勤勉的结果。

庄王召来唐狡,要赏赐他。唐狡却说:我受到大王的赏赐已经够多了,今天的一切都是为了报答大王的厚爱,怎么敢再奢望赏赐。

庄王惊讶地说:我连你认识都不认识,怎么能说受过我的赏赐呢?

唐狡诚实地说:在“绝缨会”上,用手扯美人衣袖的就是我。已经得您不杀之恩,所以为报恩我不能不舍命赴战。

庄王叹息道:如果我当时点亮蜡烛追究罪过,哪会有唐将军今日肯效死力!

庄王让军正(古代执掌军中赏罚记事的军官)给他记了首功,准备在平定郑国之后再重用他。唐狡离开庄王后对朋友说:我曾经获死有罪于君王,大王却隐去了我 的罪而不追究,我也因此拼命做事来报答主公。现在这话既然已经说开了,就不能再以罪人的身份去享受来日的赏赐了。因此连夜逃走不知去向。庄王听说了这件 事,赞赏道:唐狡真是个烈士呀!

楚军攻下了郑国都城的郊外要塞,直接杀到城下。庄王传令:四面筑高墙围攻。打了十七天,昼夜不停。郑 襄公指望晋军来救,绝不投降。郑军死伤的人在不断增加,城东北角在楚军久攻之下崩塌了数丈宽的口子。楚军就要登城了,庄王忽然听到城内哭喊之声传出很远, 心中不忍,就让楚军后退了十里。熊婴齐说:城墙已经崩塌正是进城的最好机会,为什么要把攻城军士撤下来?

庄王说:郑国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军威,但还不知道我们的德威,所以我们要退兵以示楚德,看他们还持什么态度,再决定是进是退。

重庆打胎哪家好

北京私立医院第三代试管供卵过程

做造影多少钱一次

西宁治疗湿疹的好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