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表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山东蓝翔技校校长之妻:我不是邪教成员 要告他诽谤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6:49:42 阅读: 来源:表面厂家

山东蓝翔技校校长之妻:我不是邪教成员 要告他诽谤

原标题:荣兰祥之妻孔素英:我不是邪教成员我要告荣兰祥诽谤(图)

山东蓝翔技校校长荣兰祥近日对媒体称,妻子是邪教成员

采访背景

9月5日,河南商丘天伦花园门口爆发了群殴,山东蓝翔技校副校长带人与蓝翔技校校长荣兰祥的妻子孔素英的家人发生冲突。之后,孔素英向媒体爆料与荣兰祥育有6名子女,并举报其有3张身份证,自己遭遇家暴20年……

据媒体报道,这场长途奔袭的斗殴,为的是争夺荣兰祥与结发之妻孔素英因诉讼离婚而产生争议的财产——天伦花园。而山东蓝翔技校回应,“跨省打架”是误解,真相是让副校长带学生去天伦花园打扫卫生。

另外,还有人爆出“蓝翔是一个暴利暴力的灰色帝国”、“学生退学遭老师群殴”……

在公众视野消失了一个多月后,10月20日山东蓝翔技校校长、全国人大代表荣兰祥接受了媒体采访。他否认了关于学校的负面传闻,说负面新闻是由于被开除老师怀恨在心,造谣陷害。他还说,正在闹离婚的妻子曾经捐建过一个寺庙,是邪教组织成员。

-谈资本运作:有个房地产公司,并不是为了去赚钱

有媒体报道称,荣兰祥的资产至少应该在10个亿以上,更有媒体爆料,蓝翔技校的资本运作已延伸到房地产、金融等多个领域。对此,荣兰祥予以否认。

荣兰祥说:“职业教育是个良心买卖,我们学校不去参与地产开发。之所以有个房地产公司,是1995年商丘原来有个驾校,因为不符合城市规划,后来就改成了地产,并不是为了去赚钱。”

-谈学校管理:学生退学,80%的责任老师负

“大家都认为我们退学的事儿有猫腻,其实没有,因为与学校没有利益关系。学生退学,10%是学生的事儿,10%是学校的原因,剩下80%是老师的责任,因为他教不好、管不好,责任心不强。”荣兰祥说,“我们有一个很好的制度,就是每个月要给100人绑定,给系主任、班主任也戴上紧箍。如果因为老师能力不行,没有上好课,导致学生退学,由上课的老师拿一部分钱,系主任拿老师的两倍,其余97个人来分担余下的钱,就把退学的费用凑齐了。”

-谈“群殴事件”后的风波:春节前要亏1.8亿元

荣兰祥承认,学校正在经历建校多年以来的一场严重的危机,但不准备公关,因为“目前的事实证明,媒体说的不是真的,是假的”。最近一段时间学校招生减少了大概90%。“到春节前要亏1.8个亿,这包括我们维持正常运转需要的教师工资、实习费用等”。

山东蓝翔技校副校长带人跨省打架事件后,荣兰祥的妻子孔素英频频向媒体自爆“家丑”。

一直保持沉默的蓝翔技校校长荣兰祥近日首次接受媒体采访时,主动爆料孔素英为“邪教成员”,引发哗然。

昨日,孔素英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是佛教徒,荣兰祥“胡说八道”,她将起诉荣兰祥诽谤。

此外,孔素英还向华商报记者透露,她与荣兰祥的离婚官司原定于10月20日开庭,但此前的蓝翔跨省打架事件中,她的4名亲属被拘,至今仍未释放,这让她身心俱疲,在开庭前她已主动撤诉,“我现在没有精力再去打离婚官司了,也没有钱去打了”。

谈“邪教成员”

我是佛教徒,不是什么“邪教成员”

华商报:荣兰祥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你是“邪教成员”,你要解释一下吗?

孔素英:我是佛教徒,不是什么“邪教成员”。荣兰祥那是什么都不懂,还胡说八道,他这是诽谤我,我会起诉他的。

华商报:你是什么时候成为佛教徒的?有什么缘由吗?

孔素英:已经10年了吧,就是因为荣兰祥一直对我家庭暴力,我想清静清静,就去寺庙里听师父讲讲佛法,心里能好受点。我一心向佛,是比较虔诚的居士,初一、十五都吃素,平时也会戒荤一段时间。每天有时间就诵经,有时还要到庙里清修。

华商报:荣兰祥向媒体透露,你捐了很多钱,还“盖了庙”,是这样吗?

孔素英:我没有“盖庙”,我只是给清修的寺庙捐了几尊佛像,四五年前的事了。

华商报:你清修的寺庙在哪里?叫什么名字?

孔素英:寺庙在济南,但名字我不想暴露,因为寺庙是出家人清净修行的地方,不应被打扰。那座寺庙里面都是女师父、女居士在修行。

华商报:之前有媒体报道,9月28日晚,曾有警察以搜寻恐怖分子为名,到那座寺庙翻查,还询问你的捐赠情况。你知道这事吗?为什么会这样?

孔素英:在寺里修行的女居士打电话告诉我这件事了。我不知道警察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没有权力去问这些。寺庙本是清净之地,出家人都不愿被打扰。

谈离婚官司

没精力没钱应对,已经撤诉

华商报:9月5日,蓝翔技校副校长带人跨省打架,听说你的四位家人被拘留。他们现在出来了吗?

孔素英:我的两个亲妹妹和两个堂弟都被拘留,现在他们还在关押中。我9月1号去美国看女儿,9月5号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完全没想到。

华商报:打架事件后,你和荣兰祥联系过吗?

孔素英:没有,我们好几年没有联系了。(华商报:为什么?)我和他无法沟通。我质问不了他,他也不会回答。就算我问他,也只会被他侮辱和打骂。我也不想和他沟通。

华商报:这起打架事件源于你们的离婚官司。现在离婚官司进展到哪步了?

孔素英:本来是个正常的离婚官司,能闹成这样我也没想到。现在我已经撤诉了,我打不起啊。本来是10月20号开庭,但我真没精力去弄了,而且也没资本去打官司。当初法院立案都花了两个多月。现在亲人(被拘)的事给我的打击太大了。我希望调解,但荣兰祥拒绝。他这么做就是为了给我施压,想用亲情的压力达到他的目的。(华商报:什么目的?)就是想让我净身出户。我现在没时间去处理离婚的事,亲人的事更重要。我真的是筋疲力尽了。

华商报:之前你向法院提了什么诉求?

孔素英:我没什么诉求,我当时起诉离婚原因就写的“夫妻感情不和”。法院问有多少资产,我说不知道,你们法院去核实。他(荣兰祥)有多少钱我真的都不清楚,像他在青岛、北京、济南应该都有房产,但有些我不知情。我跟法院说,你们判给我多少我就拿多少,你们不判给我,那我一分钱也不要。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我就是特别想结束这段婚姻,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谈婚姻生活

被家暴20年,堪比《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华商报:你和荣兰祥当初是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后结婚?

孔素英:经人介绍的,1985年认识的,1986年结的婚。那个年代就是经人介绍见几次就结婚了。有了孩子,就是生活过日子就行了。

(孔素英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曾说:“小儿子2岁左右的时候,荣兰祥就开始在外边搞女人,有一次还正巧被我妹妹撞到了,她因为担心我,刚开始都没敢告诉我。”根据孔素英的说法,1995年、1996年左右荣兰祥就有了婚外情,和现任情人育有一个4岁左右的男孩。“学校里有的学生都知道,而他有时甚至当着自己孩子的面也不避讳,直接住到了家里。”)

华商报:你觉得荣兰祥是一个怎样的人?

孔素英:你看过《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吗?你看了就知道我的情况,比那还要厉害。里面的男主角安嘉和知道吗?荣兰祥比他还要厉害,还过分。荣兰祥疑心病重,动不动就打人,经常没有任何缘由,随时都能爆发。有时用拳头,有时用刀用棍,我身上的伤就没有断过。他打我时孩子也在场,孩子和保姆,谁拦他就打谁。我20多年过的都是这样的日子,挨了多少打我都记不清了,太多太多了,比电视里面还要惨。

(注:《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是一部剖析并抨击家庭暴力的电视剧,医院外科专家安嘉和是众人眼中一等一的好男人,事业一帆风顺,却是一个具有家庭暴力倾向的人,经常虐待妻子。)

华商报:被打后你有没有报警或是找妇联?

孔素英:警也报过,妇联也找过,都没用。他们也就是两边说说,解决不了问题,最后都不了了之了,然后一切照旧。

华商报:你说你被打了20多年,为什么去年才起诉离婚?

孔素英:为了孩子嘛。之前孩子还小,老人也一直劝,我不想家庭破裂,一直在忍。现在孩子都长大成人了,他们也都支持我离婚,都说“只要妈妈能过上正常生活就行”。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华商报:你什么时候和荣兰祥分居的?之后一直靠什么生活?

孔素英:2009年,我被逼无奈离开蓝翔,也和他分居了。和我沾亲带故的人也都被他从学校里辞退。分居后我一直住在河南商丘的娘家,现在在北京陪孩子。现在孩子们(4个女儿,2个儿子)都有自己的工作,也能养活我。还有好多亲戚朋友也都在资助我。

谈自曝家丑

我被逼得没有办法了,我快“家破人亡”了

华商报:除了被家暴、超生,你还向媒体爆料荣兰祥有3个身份证?

孔素英:对,是我说的。一个北京顺义的叫“荣毅田”,一个山东济南的“荣兰祥”,一个河南商丘的“荣宏顺”。山东济南的户口是真的,北京顺义、河南商丘的户口都是后来办的,怎么办的我也不知道。

华商报:你爆出这些“家丑”的目的是什么?

孔素英:他实在逼得我没有办法了。以前从没想过讲这些事,想着忍一忍,忍到孩子大了离婚就行。可现在我的亲人都还被关着,这对我的打击确实很大。他(荣兰祥)那边关进去的都是学校的人,我这边关进去的都是亲人啊。老人身体本来就不好,弟弟妹妹又被关起来。我很痛苦,说不好听点,我现在都快“家破人亡”了。

华商报:荣兰祥接受采访时说,那些负面新闻让蓝翔最近的招生减少9成。你不担心你和他的恩怨影响蓝翔的发展吗?这毕竟也是你一手创办的。

孔素英: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那些都是身外之物,亲人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我也不希望这样,这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我也没想到会走到这一步,我也没办法。

昨日,华商报记者多次致电荣兰祥,但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华商报记者刘苗

订做旗袍

手工旗袍礼服订做价格

美女照

蚯蚓如何养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