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表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刘同我是怎么挣到现在这些钱的[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7:50 阅读: 来源:表面厂家

v>

刘同我是怎么挣到现在这些钱的

文/刘同

“同哥你对钱怎么看”

收到这条信息时我刚好看完吴晓波老师的《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里面刚好有一段关于金钱的阐述。

金钱让人丧失的无非是他原本就没有真正拥有的而金钱让人拥有的却是人并非与生俱来的从容和沉重。金钱会让深刻的人更深刻让浅薄的人更浅薄。金钱可以改变人的一生同样人也可以改变金钱的颜色。

这一段话说清楚了金钱对于人的影响和意义。

作为一名打工仔我一直觉得只有首富们才有资格谈论金钱而我只能把金钱当成“钱”。金钱是财富而钱只是生活的必需品。

所以吴晓波老师这一段话肯定不是这位同学想问的“你对钱怎么看”的答案。更直接地翻译过来或许是“同哥我该怎么挣钱”

在写下这篇文章之前我不知道写这样的主题是否合适赤裸裸地谈论如何挣钱到底是不是一件正确的事情。但后来我想到了自己从童年到30岁之前对于金钱的感受想到了同学在问这个问题时似曾相识的语气我决定跟大家聊一聊那些年我为挣钱做过的事。

许许多多的事情都忘得差不多了。

可那些我想挣钱的日子为钱动的每一点儿小心思化成灰都能排出个先后顺序。

朋友过生日找个理由拒绝不是因为真的有事而是实在没有钱买一份像样的生日礼物。

同学聚会找个理由拒绝不是真的有事而是晚上没了公交车拿不出几十块的打车费。

不敢和朋友一块去超市AA制还好曾经有朋友把东西放在我的篮子里让我一块结我脸皮薄不好意思拒绝结完账垫了钱再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朋友说那才多少钱下次我来买。然后接下去一整个星期我只能吃馒头和泡面。

也不敢谈恋爱两个人无论怎么约会都要花钱而一个人怎么待着都行。

那时不敢和周围的人提起这些怕被人觉得小气怕被人瞧不起因为这样那样的困扰如何能挣到更多的钱成了我心里最大的疑惑。

而这种疑惑其实从小就开始了。

小时候最盼望过年只要遇见大人就立刻想到可能会有压岁钱。遇见亲戚是一定有压岁钱的遇见父母的同事只要站在那儿假装害羞叔叔阿姨过来捏捏我的脸蛋必定也会给压岁钱。但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些穿西装打领带看起来很神气的叔叔他们西装的内侧兜里总是会放着一叠一叠的红包随时准备万一遇见我这样的小孩迎上去说一句“叔叔新年快乐”他们就会很有免疫力地掏出一个红包来对他们来说发红包并不是负担而是任务。

但红包无论领了多少我妈都会对我说“我们还要把这些红包做人情还给叔叔阿姨你保管一个星期然后还给我每笔压岁钱我都知道有多少哦别打主意。”或者说“下个学期的学费多少钱你自己交一下吧”。

读小学的时候女同学们的零花钱都比较富余。就在我一个星期只有五毛零花钱的时候我亲眼看见爸爸单位的叔叔给他女儿十块钱零花钱。走在路上我对小妹妹说“我们把钱埋在沙坑里放学的时候我们看它会不会长出二十块钱好不好”小妹妹很单纯地相信了我。我俩把钱埋了开心地一起上学去。

第一节课下课我就跑出学校把十块钱挖出来换成了五毛……

放学的时候小妹妹看见只有五毛钱顿时觉得天都塌下来了但也只能接受这样的事实。而那时我以为自己编造了一个天衣无缝的剧情特潇洒地请男同学们吃喝玩乐把十块钱挥霍一空然后被我爸一顿暴揍。前几年提起这事我爸还在为我的智商堪忧。

初中为了挣钱我就去邻居家收各种啤酒瓶和废纸能攒个几毛钱但实在是抵不住僧多粥少的恶劣形势院子里有几十个小孩都在搜各种啤酒瓶、废纸箱连地上的破纸片都不放过。回想一下我们当年住的偌大的院子之所以年年被评为最整洁小区就是因为有一大群收垃圾换零花钱的“蝗虫”党吧。

我高三之前成绩都不好抑或是从内心里放弃了与我妈的抗争除了在家里洗个碗挣点儿零花钱“如何能挣钱”的想法已经在我心里荡然无存。

读大学之后世界开阔了起来。

刚进宿舍第一天师兄们轮流来敲门热情地介绍完学校之后总是会递上来一张供货单小到牙刷、牙膏、电池、香烟大到被子、床单、箱子、音响贴身到牛仔裤、外套、袜子、内衣裤贴心到学校地图、每科学习笔记、二手词典。到宿舍第一天还没出门一个月的生活费就去了一大半—换成了师兄们认为大学生必备的几十件物品。

现在想起来仍觉得很好笑其他同学都把大铁锁买光了只剩下一把特别小的袖珍锁师兄卖给我的时候说“说实话买锁就要买这样的小锁你想啊小偷如果真的要偷什么锁撬不开。所以锁的作用只有一个锁君子不锁小人。只是一个象征性的符号而已求个心理安慰。你买个小的又便宜又好。”

当然后来的事实证明师兄就是在放屁宿舍进了一次小偷只有我的锁被轻轻地拽开了。

当然这不是故事的重点重点是从各位师兄身上我真的受到了刺激原来四处都是商机。

大学时为了挣钱我主要干了两件事。

其一是去和某化妆品的经销商谈合作让他们免费或者最低价给我们提供货品我们申请勤工俭学在学校的操场上卖化妆品。所以现在看见网上那些卖面膜、面霜的我心里都有一些不屑哼都是哥当年玩剩下的。

为了能卖好那些面霜、洁面乳、洗发水我还专门花了几天时间去进行培训。现在唯一还记得的就是把洗发水倒一些在大拇指和食指上拉丝给同学们看信誓旦旦地说“你看有拉丝证明我们的纯度和浓度都很高这才是好东西。”正在回忆的我此刻满脸黑线……

另外就是为学校广招自考生招到一位自考生就能拿到奖励二百块。整整一暑假我顶着毒太阳扯着一个大大的条幅坐在老家的公园门口接受南来北往的家长的咨询口沫横飞头晕目眩。孙燕姿《超快感》那张专辑循环播放现在再听到这些歌都会立刻回忆起那个狼狈不堪的夏天。

勤工俭学卖化妆品一天大概可以挣三十块。

一整个暑假没闲着招自考生费尽心力招到了六个分给搭档一半提成也就挣了六百块。

那时的我已经开始尝试写文章投稿但稿费便宜得很一篇文章才三五十块只能换来一些成就感并不能满足自己想变得有钱的欲望。

正是因为大学四年各种摸索都不尽如人意所以毕业找工作时我对工资就格外留意。

其实那时工资的多少并不会影响到自己的生活只是会影响周围人对自己的看法。幸运的是我进了电视台大家都觉得电视台工资一定很高很是羡慕。但事实并非如此。

其他同学毕业后工资都有一千元到两千元而我一个月的工资平均下来是一千元就这么拿了快三年。

到今天有很多同学在找工作的时候总是强调需要更高的工资不然养不活自己。每每听说这种想法我心里总会有一些惋惜。

每个人在选择第一份工作时最重要的是这份工作究竟能给你带来多少经验和机会以及这些经验和机会能否让你十年之后挣得

更多。

毕竟大多数人不是靠第一份工作的工资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而是靠经验让自己越来越值钱。

因为身体出了一些状况我犹豫许久决定考研换一个环境读书或许能凭着更高的文凭和曾经的经验找到一份新工作。

不幸的是考研差了一分。

幸运的是我在北京找到了一份工作待遇还不错本以为两千元一个月就差不多了公司鉴于我有曾经在电视台工作的经验给我开了月薪六千元。

有一次有位阿姨在机场候机时看见我很热情地走过来就像老朋友一样说“刘同你知道吗你曾经说过一个‘打怪兽’的理论年轻人不要老抱怨为什么只有自己加班而是要想着自己多加班多遇到问题就比别人多一些经验升级也会比别人更快一些。我儿子就是这么做的。谢谢你。”

那一刻我觉得挺欣慰的。

不是因为阿姨感谢了我而是很开心地发现当年我一个人在最黑暗的看不到尽头的加班时光里劝慰自己的那些话竟然真的可以帮助到和我一样的年轻人。纵使我们不在一家公司不是同龄人不属于同一行业但因为相同的理念竟也生出黑暗中相遇的那种默契的温暖。

北京的房价涨得比工资快媒体行业的发展也比其他行业快。很多新公司为了扩张开出了双倍工资、三倍工资。同事们抵挡不住诱惑纷纷跳槽。

说实话我也很动心但后来还是没有去。原因只有一个我没有在现有的岗位上做到极致我没有做到极致就已经值这个工资了如果我做到极致再跳槽出去的话可能会有更高的工资吧本着未来能挣更多钱的期许我岿然不动依然拿着不那么高的工资投入地做着一件自己喜欢干、也有可能会干得更好的事。

工作十年的时间里朋友中有开公司发了财的有帮艺人做经纪人抽佣金过得挺不错的有在专门的皮包广告公司到处介绍业务挣彼此的差价的……各种赚钱方式风生水起。

我也不免被朋友照顾帮人策划婚礼开一两个月的会挣个小几千熬几个通宵帮人代笔写篇年度总结挣个小几百花一个星期帮人晚会编排一个小品挣个好几百。还有人听说我喜欢写东西来找我写公司老板的传记听说我认识很多艺人让我帮忙介绍艺人低价参加活动从中挣个差价。

朋友说“你看做我们这事多好你一个月累死累活只挣个一万多我们一天不需要怎么费力就挣回来了。”

我挺羡慕他们的也想和他们一样。有朋友相劝他们挣钱靠的是人脉与运气并不是他们想就能实现的或者说并不是他们想一直这么挣钱就能挣下去的。

几年下来现在一看事实确实如此。

早年无论什么艺人都能够跑商演现在必须要有真正的代表作才行早年各种信息不透明大家挣的是差价现在早已公开透明了早年市场不规范现在市场规范起来了。曾经那些过得还不错的朋友渐渐已经很难再见到了。不是他们选择错了而是有些挣钱的方法只有那么长的保质期而已。

28岁的时候看着日益飞涨的物价看看自己几近月光的工资我从报刊亭买回来很多很多的时尚杂志把里面编辑的联系方式一一抄下来跟他们打电话、投稿。我美滋滋地想如果每个月我能在这样的杂志上发表一两篇文章我就能多挣三四千块钱。虽然不多但也许能让我的生活变得不那么拮据吧。

熬夜写完稿子暗自有些好笑大学时写一篇稿子三十块觉得写作无论如何都养不活自己现在却想靠投稿改善自己的生活是不是有点儿走投无路的感觉

小说每年都在写但并无预想中的大红大紫一夜之间洛阳纸贵。一本小说的稿费大概两万块零头也被出版社自动忽略不计。朋友都说我是个劳模不计回报任劳任怨。而我心里明白如果连写作都放弃的话对生活的热情可能会消减大半吧。为了利益营营役役即便有些微回报心灵也是极度空虚的。

所以每当有朋友问“写作又浪费时间又不挣钱干吗不做点儿别的。”我都会尴尬地笑笑说“万一呢哈哈哈。”

29岁的时候我挣到了人生第一笔巨款—投资商花十五万元买断我一本小说的影视剧改编权。我用这笔钱又贷了一些款给自己买了一辆车—终于达成30岁前买车的愿望。

30岁的时候因为《谁的青春不迷茫》这本书的意外畅销我拿到了人生第二笔巨额稿费将近一百万。

当然这些钱只是杯水车薪无法在北京做任何惊天动地的大事买不起房子更不能换来奢华的生活。

我不会投资理财更无经济头脑。于是一个简单的想法冒了出来这笔钱用来给爸妈改善生活吧。

我牛气哄哄地回到家问爸妈的愿望我心想哪怕他们选一套房子我也咬牙给他们买了。妈妈在我的劝说下考虑再三选了一套护肤品。而爸爸死活不肯要任何东西让我把北京房子的贷款先还清再说。

我不依非得要为他们花这笔钱贷款慢慢还也无所谓。

爸爸看拗不过我就让他朋友开车带我去了一个郊区的高档住宅区站在一栋别墅前对我说“如果要买你就送我们一套别墅吧。”

我问了一下房价要三百万。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挺差劲的努力工作了那么多年爸爸提出的第一个要求都满足不了。妈妈看我有点儿丧气赶紧出来打圆场说爸爸是逗我的他的意思是别买了把钱留给自己吧我的心意他们知道了。

从老家回来之后钱一分都没动放在那儿。

我想都说天道酬勤如果一个人真的投入干一件事老天也一定会给他回报的吧。

后来随着《谁的青春不迷茫》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我储蓄卡上的数字也越来越接近老家那套房子报价的首付款。

我打电话过去问那套房子卖出去没得知还在又打电话给了很多老家的朋友辗转去找人要折扣算下来之后刚刚好。

我瞒着我爸付了首付拿到钥匙又带着爸爸去了一次在他一如常那样鼓励我要好好努力工作的时候我突然掏出钥匙交到他手里。

先是扬眉吐气。

继而看见我爸有点儿傻了的表情。

我过去抱了抱他。

“我可以活得很好你们不用担心你们能过得更好我就活得更好。”

转身那一刻的欣喜之情难以言表。真是比自己考上大学、找到工作、出了第一本书更有成就感。

给爸妈交了首付房款后卡里所剩无几。

接下来还有尾款还有装修还要买家具……各种开支。

我心里却一点儿都不紧张有的全是实现爸爸愿望的激动以及对未来的坦然。

那天晚上我写了一篇日记。

我越来越深刻地意识到当你真真正正花很多时间去努力干好一份工作、经营一个爱好时生活也自然会给予你相应的回报。如果还没有那就表示努力得还不够时机未到。

我也翻出了28岁时写的一篇日记。

“我不知道未来的生活究竟会如何看着很多朋友一个一个似乎已经相信命运也只能如此或者他们的脸上已经流露出不再对未来抱有期待的样子我却总觉得自己还有机会。机会来的时候他也会看每个人的脸色吧我一副开心乐观、从不抱怨的样子怎么可能不被盯上呢没准就成了全中国最会写情感专栏的作者呢”

同学问“同哥你对钱怎么看”

我想了想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告诉他“以前我觉得自己怎么看钱很重要现在我觉得钱怎么看你更重要。”

不知道他是否懂了但我好像更懂了。

后来

我羡慕那种把握得住各种商机的人也佩服那种能整合各种资源平地起高楼的人可经过了那么多年我很清楚自己成不了那样的人顶多是一个不偷不抢会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的人。

朋友看完这篇文章笑着对我说“你记得吗你曾经还和小学同学在老家开过服装店你每个星期都有几天早上五点起床去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买女式连衣裙。”

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是忘记了。

然后他又提醒我你初中时在情人节和同学去批发鲜花卖春节的时候批发新年贺卡大学在学校倒卖文曲星这些你还记得吗

哈哈哈哈哈哈我居然也忘记了但一经提醒又全都想起来了。

想着想着觉得好笑又一番感慨。

好笑的是一个立志成为好传媒人、好作者的自己竟然为了挣点儿小钱神农尝百草什么事都做过说出来真是没人信。

感慨的是今年我35岁了终于能够靠自己的收入正大光明地拥有想要的生活让父母住上还不错的房子。而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年轻时不停地折腾才最终找到适合自己挣钱的途径。

如果当初面皮太薄也许至今我还沉溺在各种眼红之中。幸好当年不管不顾敢豁出去又一路坚持才有了今天的些微成功。

挣钱有很多种方式要么点灯熬油披星戴月辛苦奔波要么戴上面具追名逐利蝼蚁喋血。我最佩服的还是那些投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人目光放得长远不贪图短期获利痛并快乐着享受奋斗的过程天道酬勤时机到了上天自然给你相应的回报。

热爱一件事并坚持去做它从第一秒开始它就会慢慢在你看不见的存钱罐里帮你存上一分两分三分……当有一天你对这件事情的热爱以及专业度足够拿得出手的时候你就可以大大方方地从存钱罐里取现了。

摘自2016年作品《向着光亮那方》

为什么你挣得比别人少 如何一年内挣150万其实人人都能做到 怎样在30岁之前挣到人生的第一个百万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