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表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全年通胀目标或上移至5货币政策微调预期升温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52:28 阅读: 来源:表面厂家

全年通胀目标或上移至5% 货币政策微调预期升温

2011年进行至中场,回顾上半年,“通胀”和“稳物价”是前两个季度的关键词。

发改委日前预计6月份CPI或将创下35个月以来的新高,而6月汇丰PMI初值滑至11个月新低。种种迹象表明,控通胀与保增长似乎在演绎鱼与熊掌的故事。从目前决策层释放的信号来看,通胀见顶或为时不远,“保增长”显得迫在眉睫。7月1日起下调以能源、原材料为主的商品进口关税,能否有效降低企业成本,提振低迷的实体经济?保障房建设能否扛起稳定经济增长的大梁?

即日起,《每日经济新闻》推出“下半年宏观趋势路线图”系列报道,结合近期的新闻动向,探析下半年宏观经济及政策动向。

通胀即将见顶?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6月26日在伦敦表示,今年维持通胀在4%以下有一定困难,但应可以控制在5%以下。

这意味着,年初《政府工作报告》中划定的全年CPI增长4%的控制线或将上移至5%。

今年3月以来,我国月度CPI增速已经连续3个月位于5%之上;1月和2月份,这一数据均为4.9%。就在5月CPI数据公布后,市场预期已久的加息靴子仍未落下,取而代之的是央行年内第6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

决策层是否已经预见到通胀将被成功遏制,进而选择频繁动用数量型工具来替代价格型工具?即将步入下半年,逐渐发力的财政政策能否配合货币政策,达到抑通胀、稳增长的双重目标?

CPI即将见顶?

英国当地时间6月23日,温家宝总理在英国《金融时报》上发表的文章中表示,中国整体价格水平处于可控范围内,并预计将稳步回落。他在文中说,“对于中国能否控制住通胀并保持快速发展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肯定的。”

今年1~5月份,我国通胀水平持续高位运行,加之近期长江中下游连续遭遇旱涝灾情,生猪价格持续攀升,市场对下半年价格走势的担忧加剧。

国家发改委价格司负责人上周表示,当前价格总水平确实在高位运行,今后个别月份涨幅还可能会较高,但总体态势是可控的。

6月份既是上半年最后一个月份,也可能成为今年通胀走势的分水岭。

发改委预计,由于翘尾因素将比5月份增加0.5个百分点,6月份价格总水平同比涨幅将高于5月份。而下半年,由于翘尾因素的快速回落,新涨价因素继续得到遏制,CPI涨幅将从高位回落,全年价格将在可控区间运行。

中金公司最新报告预测,由于鸡蛋、水产品和部分蔬菜价格继续较快上涨,预计6月食品CPI环比上涨0.4%~0.6%,综合考虑6月CPI预计同比上涨6.2%左右。这一预测值远高于5月份的5.5%。

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上周末表示,作为抑制通货膨胀努力的一部分,中国已竭尽全力确保食品、能源和其他大宗商品供给稳定,同时采取举措稳定通货膨胀预期。

但他同时提醒,由于国际市场农产品、石油、煤炭和其他大宗商品价格高企,通货膨胀正在全球蔓延,这使全球经济增长承受压力。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首席经济师祝宝良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全球来看,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引发的输入型通胀仍难遏制,未来输入型通胀已经成为中国通胀局势发展的最大变数。

“从根本上说,这是由于主权货币国家超发货币引起的,中国采取的措施也只能是缓解压力。从这点看,我们做得是不错的。”祝宝良表示。

政策调控方向“微动”

今年以来,在宏观调控的天平上,控物价已压倒稳增长。货币政策一枝独秀,央行频繁动用数量型及价格型工具抑制流动性。

但进入6月以来,财政政策大有迎头赶上之势,中国的宏观调控正进入一个“微妙时期”。

“一般的通胀可以用短期的技术性原因来分析,但是现在的通胀情况就是大量的货币影响造成的。货币供应量现在已经比之前少了4个百分点,这对通胀的控制是有一定缓和作用的,但是并不能够根治。”对于当前的通胀形势,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表示。

或许正是出于对通胀控制的信心,央行自2月和4月份两次加息后,就再未动用利率杠杆,代之以一月一次的上调存准率。

祝宝良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货币政策已经调整得差不多了,目前面对输入型通胀压力,更多的是需要用税率、财政补贴等办法遏制通胀,稳定经济发展。

就在上周末,财政部下调包括成品油在内的33项商品的进口关税,以稳定国际收支,促进经济发展;而同在6月份,财政部年内首发地方债,期冀以拉动保障房建设的办法推动经济增长。

积极财政政策开始发力得到经济学家的大力支持。

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就曾公开表示,货币政策本身不能对供给产生多大的影响,期望货币政策既调节基础又调节供给的想法是错误的,它对中国的货币方向有一个不太好的表现,就是把货币的功能无限放大,而我们的财政政策基本上不起作用,这是有问题的。

“只要所有的政策到位,那么抗通胀是一个绝对可实现的目标。货币政策只是调整流动性的一方面,并不是说只要关注货币政策就能够抗通胀。”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也持此观点。在她看来,财政政策是长期的政策,虽然国家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来稳定物价和拉动经济,但它绝对不会直接推高通胀。

新闻分析

总理文章引货币政策“风向”猜测

6月23日,英国《金融时报》上刊登了温家宝总理的署名文章,在金融市场上引起了强烈反响。

文章中提到,从2010年1月以来,银行准备金率和基准存贷款利率分别上调了12次和4次,中国货币和信贷供应已经恢复到了正常水平。

对此,嗅觉敏感的人士纷纷猜测,这可能是中国货币政策即将转变“风向”的暗示。

2011年中国货币政策由之前的“宽松”转向“稳健”,但实际上,今年上半年货币政策的基调就是紧缩。

“紧缩的货币政策使实体经济深受影响,经济下滑的速度越来越快;而另一方面,目前难以从根本上抑制通胀,按照目前实施的宏观政策,中期经济并不会太乐观。”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认为。

招商银行宏观与策略分析师徐彪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6月26日温总理的讲话基本上可以看出中国货币政策将有一个变化,但这个变化可能并不会太大。“预计今年下半年货币政策的基调不会改变,仍是以‘稳健’为主,但政策执行力度将会有所调整。”

“按照总理文章中的描述,在银行准备金率和基准存贷款利率分别上调了12次和4次之后,国内通胀的形势有所改善,政策措施效果显现。但是,紧缩的货币政策也让经济增速逐渐放缓,下半年货币政策的调整不可避免。”徐彪表示。

在今年5月份,中国经济出现的诸多“现象”是货币政策调整的驱动力。“从市场角度来看,是供给端出现了问题。工荒、钱荒和电荒这‘三荒’来势汹汹,工业增速不断回落”。

徐彪判断,为了避免中国经济增速在下半年大幅回落,央行将在货币政策上有一个最大的转变——减少对价格型工具的使用频率,也就是短期内不再加息。

对于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徐彪认为,未来央行仍可能把它作为“月度工具”使用。“目前,国内通胀仍未明显停止,CPI的最高点也没有出现。正常情况下,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会紧盯CPI。所以,央行仍有可能将其上调。”

海南洗洁精桶泵头

河北天津印刷厂

陕西圆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