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表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患者医院身亡医生受伤追踪一人被刑拘-【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0:46:47 阅读: 来源:表面厂家

目击者拍下的殴打瞬间

医生沾血的衣服和跌碎的眼镜。

海珠警方向媒体通报:21日9时许,海珠警方接到群众报警,称在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ICU重症加强护理病房有患者家属与医护人员发生冲突。接报后,海珠警方派出警察赴现场处置,将有关人员带回公安机关调查。

经初步调查:21日9时许,罗某(男,23岁,广州市人)等人将其病重亲属龚某(女,79岁,广州市人)送广医二院ICU病房抢救无效死亡后,与院方产生纠纷,期间动手殴打医生熊某和谢某,致使熊某眼角受伤,脾包膜下出血。

目前,海珠警方已对涉嫌故意伤害的罗某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审查中。

被打老医生曾救过逝者的命

广医二院主管医疗工作的行政副院长邢洲介绍,熊旭明是50多岁的老医生,从医近30年。非典时期是在广东省立了2等功,是抗非典的英雄。“他平时敬业、耐心,医术高超,老黄牛式的德高望重的老教授。”据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介绍,在此之前,逝者入院,有几次都是熊旭明抢救和治疗的。

伤情诊断

1.肾外伤

2.脾出血

3.左眼球钝挫伤

4.鼻出血

5.鼻骨骨折

6.面部外伤

2012年全国共发生恶性伤医案件11起,造成35人伤亡,其中死亡7人,受伤28人(其中患者及陪护人员11名、医护人员16名、保安1名),涉及北京、黑龙江等8省市。据新华社电

院方通报

家属背后抱住医生

殴打持续好几分钟

昨日下午,广医二院召开情况说明会,详细通报了事情的经过。重症医学科ICU的张医生作为目击者对事发过程进行了回忆。

张医生说,患者今年79岁,因肺炎于10月15日入住该院呼吸内科。10月19日,病情加重,医院征得家属同意并签字转入中心ICU科。诊断为重症肺炎、感染性休克、多器官功能衰竭。尽管医生通过呼吸机辅助通气、抗感染及床边连续血液净化等为她进行治疗,但病情仍然数次出现恶化。家属也表示理解。

21日8时38分,患者突发心跳停止,血压测不出,医生立即对患者进行抢救,同时电话通知家属告知患者病危。

张医生说,在抢救期间,医生曾多次向陆续赶到的家属交代病情,直到9时34分抢救无效,医生立即告知家属,患者已经去世了。

“可是,家属却要求将死者遗体搬回家。”他说,当时ICU主任熊旭明和几位医生向家属解释,这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家属已经激动起来,开始大声辱骂医生。熊主任和医生从走廊退回到医生更衣室,并请患者家属进去坐下来谈。

可是,近10个家属进去之后,便团团围住了熊主任,将他逼到墙角,一名男性家属从后面抱住他,另外几名家属一起对其进行殴打。

熊旭明眼镜被打碎,眼角、口、鼻开始大量出血。而这时,上前劝解的医生谢富华也被家属按倒在地上,头部、下颌都被家属用硬物击伤。

“殴打持续了5~10分钟,直至医院保安人员和派出所民警到场后才被强行阻止。”张医生说,事后,家属又阻止医院将死者遗体运到太平间,以致死者遗体在ICU病房停留超过七个小时。“在这期间,患者家属还不断对医护人员进行大声辱骂、恐吓,直到派出所民警再次到场后,才得以协调解决。”

我的心在流血。为何要对医生们大打出手?是谁赋予这些凶手的权力?又是谁在助长这些恶人的气焰?我们的保护神在哪里?频发的医闹事件深深伤了我的心,我真不愿意再干下去了!但如果象我们这种兢兢业业努力为大众健康工作的医生退出这个行业,受伤的又是谁?我忙完下午一百多人次的专家门诊,拖着疲惫的脚步去看望我被打伤的朋友,我拉着他的手,眼睛在流泪心在流血。谁来为医务人员做主?

——广医二院神经科主任医师高聪

1

因何未能临终见面

患者家属、网名为“野蛮瀦瀦”的罗小姐也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她说,令她和家人们无法接受的是“为什么在人去世了1分钟之后才通知我们”。

现场目击者张医生说,对于家属在患者临终见面的要求,如果情况允许,是可以将病人推出来见面的。但当时医生正在对患者实施抢救。医院主管医疗工作的行政副院长邢洲解释,医院ICU是重症危症病房,专门收治重病病人,是不能让外人进入的,就连医务人员也要穿隔离衣、戴口罩、戴帽换鞋才能进入。“哪怕有外界的一点点病菌进入,都会给病人带来致命伤害。”

2

能否带走遗体

罗小姐说,“我们按门铃的时候是希望如果人还能坚持,就带回家里过世,结果医生就说过世1分钟了。”她说她和亲属们并没有要求将遗体带走。

据现场目击者张医生说,最终引起冲突的是患者家属要求将遗体搬回家。“这个要求是违反相关法律规定的,所有在医院去世的病人是不允许拉回家的。”他解释说。

3

冲突如何发生

目击者张医生介绍,当时,由于医生无法满足家属要把遗体搬回家的要求,家属情绪激动,辱骂医护人员,近十位家属围住熊主任,并将他逼到更衣室墙角,其中一位男性家属从后面抱住他,另外几位家属一起对他的头面、腹背等部位进行殴打。事后第三方的法医鉴定,他的确多处受伤。

罗小姐向记者表示“是医生先动手”。她说,在质问过程中,双方肢体上也有“推推搡搡,指指点点”,“你想想,这是人之常情,肯定会有冲突。”

出席说明会的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说,在治疗过程中,院方没有操作过失,被打很无辜。“究竟是谁先动手,将由公安机关来给大家公布,希望结果很快出来。”廖新波说,打伤医生的家属将受到什么处置,也由公安机关依法来处理。

手记

医患关系恶化

最受伤是患者

冲突发生后,双方各执一词,由于事件发生在ICU的更衣室内,没有监控录像,亦缺乏第三方目击者,事件似乎陷入“说不清”的境地,最终患者家属一人被刑拘。这是程序上的事情。

网上言论几乎一边倒,更有网友人肉患者家属,“揣度”家属是否“有背景”。不就事论事,而是通过外围信息,对当事人进行攻击数落,无疑是事件之外的二次伤害。

作为医生,当履行职责,全力拯救病人生命直至最后一刻;作为患者,将生命交给医生,当对医生的职责百分百信任,直至最后一刻。事实上,医患之间本应站在同一条战线,共同与病痛、死神进行抗争,但如今医患却往往成为对立双方,生命甚至成为对立的筹码。此次事件中,患者家属对医生的职业行为存在不信任,但这种不信任的伤害是双向的,不仅医生感到心寒,恐怕家属也时刻心存担忧。

肉体的伤口,假以时日或可愈合;信任若是被撕裂,还能弥合如初吗?受伤医生血淋淋的照片触目惊心,而医患关系的恶化,最终伤害的还是广大的患者本身。试想,在缺乏信任的前提下,医生还敢尽力救治希望渺茫的患者吗?在缺乏信任的前提下,你还敢放心地将亲人交给医院吗?

分析

为何“伤医”不绝

不能放纵姑息

“广州近年来发生的恶性打伤医生事件有增无减。2005年~2007年,医院协会曾有个调查,大概是以平均每几天一例来计算的。这几年没有明显减少,只是有一个阶段性的减少。”昨日,廖新波说,这次事件在广州的确是一件最恶劣、最无理的事件,“不可理喻,也令人发指”。

廖新波说,首先,据调查,逝者是广医二院老患者,而且一直医患关系相处极好。此前,患者几次入院都是熊旭明抢救和治疗的。这次,医生在病人去世之前已经将所有情况告知家属,家属为什么突然就180度大转弯了呢?其次,就算医生有错,也不该把医生打成这样;第三,对医院遗体的管理是有法律规定的,是不能以家属的意愿随意转移的。“家属把这种不满情绪迁怒在医生身上,是野蛮无礼的。”

为何“伤医”不绝?廖新波认为,首先是患者和家属的医学素养急需提高。公众需要明白,医生不是万能的。目前,医学虽然有进步,但很多时候医生也是很无奈的。其次,他认为,“伤医”之所以屡屡出现,也跟某些姑息行为不无关系,大大小小的医闹事件,不该赔的也赔了,甚至出现了“不闹不赔,小闹小赔,大闹大赔”的现象,这无疑助长了一些无理取闹的患者或家属的医闹行为。

广州市卫生局党委书记唐小平也认为,“伤医”事件频发,社会、医方、患方都各有原因。从此次事件中,医务人员要吸取的教训是要加强沟通,一些关键问题要和患者和亲属及早、妥善地解释清楚。

措施

公安可提请当地政府

将医院纳入重点保卫

据新华社电(记者吕诺、翟玉珠)定期梳理医患纠纷,增加保卫力量,设置安全监控中心,视情况配备安检设备……国家卫生计生委和公安部近日印发“关于加强医院安全防范系统建设指导意见”,要求采取措施保护医患双方合法权益。

指导意见要求,各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公安机关和医院要加强协作配合;地方各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要加强对医院安全防范工作的指导、检查与考核,积极协调地方财政加大对医院安防能力建设的投入;公安机关要切实加强对医院安保工作的指导、检查,指导、督促医院做好安全防范系统的建设。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公安机关根据需要,可提请本级人民政府将医院纳入治安保卫重点单位,加强对医院及周边的治安防控,切实净化医疗机构及周边环境。

“关于加强医院安全防范系统建设指导意见”适用于二级以上医院安全防范工作,其他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参照执行。

美女三国游戏

天命传奇手游

重生之明月传说安卓

相关阅读